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2015年初,有两件事情让我想到了欧元之父、法国人特里谢先生。

一件是希腊将在本周日进行的议会选举。这个民主政治的发源地在2010年成为欧债危机爆发的导火索,时值央行行长的特里谢先生曾将希腊的危机状况与美国次贷危机中雷曼兄弟破产的情形相比,表明为了避免希腊退出欧元区风险扩散和危机加深,欧洲央行将不惜动用放贷火力,果断行动。

另一件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欧洲央行货币宽松政策。在长达八年的“特里谢时代”,尤其是欧债危机爆发后,欧洲央行就曾因为部分宽松措施而引起内部鹰鸽两派的争议,也引发了外界对欧洲央行职能“越权”的质疑。

如今,希腊选举再次成为关注的焦点。因为希腊选民虽然不是在选“要不要退出欧元区”,但是谁来执政,新的执政方针是否会有颠覆性的改变,有没有意愿和空间与欧洲债权人谈判妥协,这些都间接决定着希腊是否会继续留在欧元区,这关系到欧元,关系到欧元区的未来。另一方面,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在2012年推出OMT计划时对市场的喊话还令人们记忆犹新。德拉吉维护欧元稳定的决心似乎成为外界信心的“最终贷款”人。

而这一切的情景,对于特里谢先生来说,是不是一场déjà-vu(似曾相见)?

于是,我约了刚从俄罗斯飞回来的特里谢先生,在他位于法国央行楼群的巴黎办公室和他开始了如下的对话(节选)。

 

欧洲央行的宽松政策已不是第一次

艺瀚:欧洲央行如今为何可以实施这样的操作?当你还是欧洲央行行长的时候,你是否想象过实施如此大规模的购债计划,因为外界认为这样的做法近乎极端?

特里谢:我认为如今欧洲的通胀率过低,尤其是过低的通胀已经开始了很长时间,而且很可能会持续很久。所以我们面临着对中长期通胀水平预测不稳定的威胁。这也是为什么欧洲央行开始考虑应该做出比现在(已做出的)更多的行动。事实上欧洲央行曾买过国债,也就是主权债务。我还是欧洲央行行长的时候,我们买过五个国家的国债,意大利,西班牙等。我们还买过私有证券,也是有保障的债券。所以欧洲央行完全有可能做得更多,购买的力度更大。

艺瀚:欧洲央行如今为何可以实施这样的操作?当你还是欧洲央行行长的时候,你是否想象过实施如此大规模的购债计划,因为外界认为这样的做法近乎极端?

特里谢: 这正是我们当年做过的事情,因为我们当时定下了需要的货币数量,为的是保证我们的货币政策能够在整个欧洲国家正常执行。我们不应忘记,欧洲央行其实已经做过比较大的动作,只不过被观察家和经济学家低估了。比如,欧洲所有的商业银行都可以得到它想要的现金数量,不限金额,这是为它们提供现金的保证。另外,在购买国债方面,直接货币交易OMT计划也成为又一个担保者,它明确规定,那些有现金困难的国家,只要能保证良好的条件,那么欧洲央行和其它国家政府就可以购买它的主权债务。这两种方式在一起是非常有效的,因为我们看到欧元区的10年期国债利率比美国的10年期国债利率低了140个基准点。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欧洲央行考虑做出比之前更多的行动是有必要的。

艺瀚:这一次,欧洲央行的火力是否能有效改善欧洲经济低迷的现状?有些观点认为,欧洲央行的行动来得太晚了。

特里谢:我认为我们当下的形势依然非常困难,可以说还在2007、2008年开始的发达国家危机的后续影响中。欧洲央行有义务做出正确的决定,尽所有可能的努力让欧洲的通胀率尽量避免为零或者负值,让物价稳定。但这并不意味着,欧洲央行能够独自解决问题,因为成员国政府担负着一样的责任。欧元区所有的国家政府,都应该无一例外地进行结构性改革,让自己的宏观经济政策更加合理。在这种情况下,欧洲央行将发出清晰的支持信号。

艺瀚:目前欧元下跌,原油价格的下跌可能刺激欧洲经济的复苏?

特里谢:欧元的确下跌了很多。因为美国未来的货币政策将不那么宽松,当然这与美国经济周期相吻合。而根据欧洲现在的经济形势,我们当然没有理由实施紧缩性货币政策,而是恰恰相反,欧洲的经济政策还不够宽松。原油的价格也与欧元下跌一样,他们都在一定程度上会促进经济的复苏,但是我们不应该得出结论,认为复苏就会自动到来,成员国政府应该意识到必须努力,清除经济复苏过程中的障碍。

 

希腊人民应该做出负责任的决定

艺瀚:1月底的希腊大选再次将这个南欧国家置于一场潜在的危机中心 ,这一次它能带来的风险还那么大吗?

特里谢:我认为风险已经和2010年的不一样了,那时是危机的开始,人们关心的都是希腊是否会退出欧元区,欧元是否还会存在。我个人从来没有相信过这类预测,这一次也同样不相信。因为可能将上台联合组阁的党派也都表示不愿意离开欧元区。所以我认为,希腊不愿退出,其它的欧元区国家也不愿意惩罚性地强迫希腊退出——德国已经公开否定了这个立场。但我认为,希腊还有很多努力要做,尤其是政府层面的。

艺瀚:激进左翼联盟的领导人齐普拉斯认为削减甚至消除希腊债务,同时留在欧元区是可以同时做到的……

特里谢:希腊的债务违约已经有过先例了,那时2011年的决定,是一次至关重要,却又非常重要的决定。而这一次,是其它国家政府持有希腊债券,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讨论的是欧洲国家纳税公民的钱,这些国家都在希腊最困难的时候实施了援助——我说的当然不仅仅是德国、法国或者西班牙、意大利的纳税者。所以,我想强烈建议希腊人民,我们的朋友,要谨慎地做决定。因为这不仅关系到欧洲其它成员国,而且关系到这些国家纳税的人民,为了援助希腊,他们从口袋里掏了不少钱。我尊重希腊人民将作出的决定,但是我希望这个决定尊重各国间的友谊、各国人民间的友谊。

艺瀚:三驾马车在监督希腊的角色上,是否起到良好的作用?

特里谢:我觉得三驾马车在希腊问题上,经受了很大的考验,尤其是多年的管理失灵导致了希腊整个国家各方面失衡。不过,我们不应该忘记,三驾马车与希腊谈判的是一方面来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另一方面来自成员国的对希腊的救助!如果希腊没有申请救助,三驾马车根本就不存在。而这样的救助应该在一定的条件下实施,因为这样才能确保救助资金能够被合理地、正确地使用,不至于被浪费。这也是对债权人负责。所以,我认为三驾马车的工作成果值得肯定。

艺瀚:具体来说,希腊下一届政府面临怎样的挑战?

特里谢:重新找到经济的竞争力,重振商品和服务的出口,同时创造就业,降低失业率,这才是核心任务。如果说现在希腊陷入了危机,那是很多年以来管理机制严重失灵的必然结果。现在必须做出改变,今后不能再重蹈覆辙。

原文发表于:第一财经资讯

点击这里观看视频原文

话题:



0

推荐

胡艺瀚

胡艺瀚

19篇文章 1次访问 7年前更新

一枚财经记者。旅法10余年,对话欧洲政要,专访风云人物 。用画面说故事,在巴黎看世界。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