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克族曾背上的游牧民族,里也是从中国出的古代丝绸之路的必之地。而今天,源起中国,连带、非洲和欧洲新丝绸之路的格局正在形成。哈克斯坦藏着怎的商机和前景,记者的探寻从这里开始。

新老首都

从中国新疆的霍果斯市出,越白雪皑皑的天山山脉向西,便到达了哈克斯坦的的前首都阿拉木。从言、建筑、食到制度、思模式,俄斯的影响仍然无不在。在苏联时期,里曾是中的第一大城市,也是金融和商。在很多方面,阿拉木图都已经具有相当的国际化水平,欧式酒吧和咖啡馆聚集的区域有如北京的时尚前沿三里屯。不过当地人从头发、眼睛和肤色已经和来这里喝酒的欧洲人颇有相似之处。在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的倡导下,哈萨克斯坦人也越来越愿意说自己是“欧亚人”——似乎是在宣布,在这个有着130多个民族的国度,这才是他们共同的血统。

无论是在市内市外,传统的巴扎经济仍然在哈克斯坦城中占据重要地位。在中国企走出国之前,中国商品就早已走了当地人的日常生活。阿拉木市主要的市集“绿巴扎”,售大量当地生食品和民生必需品。来自不同地区的中文化在里融合。即使位于市中心的繁,你仍然可以在个集市里找到能想象到的几乎所有商品。尽管被上不同的标签,所谓“品牌”商品的实际来源却并没有多大化:它80%以上都来自中国。在里,你可以看到二三十年前中国城市的影子。

与阿拉木相比,总统打造的新首都似乎在另一个世界,新潮和代得像一个小迪拜。19971121日,刚独立六年的国家找到新的工点,同了平息北方俄斯族人的分裂主巴耶夫下令迁都。如今的阿斯塔纳,现代化程度令人印象深刻。在伊希姆河以南的新城区,到处都是宽敞得任性的大马路,天际平坦,空气清冷,难得瞅见偶尔走过的三两路人。大量形怪状的未来派建筑矗立在新城区的中轴线上——应总统先生意愿,它们很多都出自世界著名建筑大师之手。

“喜欢嘛,谈不上,不过我已经渐渐习惯了这个新城市。” 年轻的女孩委娜拉在自己黑色的E系奔驰里告诉我。她的父亲是哈萨克斯坦能源部的官员,母亲也是国家公务员。迁都计划正式实施后,原首都阿拉木图过半的公务员选择辞职。阿斯塔纳冬季寒冷的气温让很多人选择了离开。“这里可没有阿拉木图的派对和酒吧,”委娜拉的语气里多少夹杂着怀念,“十月过后,这里就只剩各种冷。”“不过我发现,以前阿拉木图的朋友,现在也已经一个接一个地搬到了阿斯塔纳。”

巴耶夫总统自苏联解体以来一直担任哈克斯坦总统至今,他以大的领导力以及克斯坦经济发展清晰的愿景划,把个国家成功的入到了人均年收入高达136百美元的中高收入国家(2015年初数据)。而新首都阿斯塔,更是他用石油来的数十亿美元打造出来的新型的板城市。它从平坦广阔的草原上拔地而起,苏联时期的一个叫“阿克莫拉”的普通小城,发展到未来派风格的建筑林立的现代化都市,仅仅用了不到二十个年头。

我们在阿斯塔纳街头问过一个从挪威回国工作的哈萨克年轻人,他用一口流利的英语向我解释了他回国的原因:他发现这个城市里的新机会和自己内心的希望一样,每天都在蓬勃生长。

克斯坦对很多中国人来依然陌生的邻国,如今已悄然成世界上展最快的五国之一,它的GDP已经跨入全球50。步入世界上最大的篷——阿斯塔纳的沙特尔可汗物中心,站在它高耸的穹顶下,令人感到炫目。 然而,就在这个堪称神奇的城市,我们也同样因为每次出门叫不到“正规”出租车而苦恼,只能眼巴巴地望着公路上穿梭奔跑的丰田和现代,盼望哪辆能停下来载上我们。在新城区,上班族想要填饱肚子,只能去购物中心最上层的“大时代”吃各种快餐;而伊希姆河以北的老城,在迁都前主要是阿克莫拉人居住的地方,这里贸易市场和当地小餐馆林立,接地气很多,但委娜拉搬来三年多也没什么机会来这里,对这里几乎和我们一样感到陌生。阿斯塔纳由于发展得太快,很多方面的设施还来不及让跟着它的发展脚步来到这里的新居民感到方便和舒适。

  低油价的新常态到中企“走出去”的新姿势

克斯坦深居中腹地,有世界第一的钨储量和世界第一的开采量,同时拥有至少40亿吨可开采的石油和3万亿方天然气量。自1991年宣布独立以来,哈克斯坦依靠藏着丰富自然源的土地,实现经济上的腾飞

“独立以后,哈萨克政府必须开始重建投资环境,改善企业家和投资商的待遇和条件。我们为从地租型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型做了非常多的努力。”哈萨克斯坦投资署主席波利斯比·占古拉佐夫回忆道,“刚建国时,把投资者吸引到石油和天然行业开展绿地投资,并不像很多人想的那样容易——至少不像20052006年那样容易。因为那个时候的油价很低。”

自建国以来,哈克斯坦一共吸引了2000亿美元的境外直接投在所有地租型国家中排名第二,次于俄斯。在哈国领导者看来,吸引外资曾经是维持哈克斯坦经济发展的重要手段之一。   

2007年,世界遭遇了经济危机,哈克斯坦GDP2011年和2012年仍然超7%。然而在当前布下跌、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全球油价也将期低迷的期中,哈克斯坦政府的经济措施和投政策再次遇到峻挑

由于油价低廉,把投资引向非油气产业变得非常重要。政府希望制定了六个优先产业的发展规划,将食品、建材、农副业、机械产业、化工业和冶金产业作为优先发展的产业,通过它们带动其他产业——包括服务业的发展,拉动GDP。同时政府还对投资者送出了不少“红包”,包括减税(地税、财产税等),在投资者用于哈萨克斯坦生产设施的投入,还可免除哈萨克斯坦增值税。

“如今吸引外资需要做出更大努力因为中亚能源国家之间为争取国外投资展开了竞争,而且竞争越来越激烈” 哈萨克斯坦投资署主席对我们坦言。

  投资者也感受到了投资温度的变化。中石油公司副总裁、海外部负责人吕公勋告诉我们,在高油价下是选择公司,而在低油价下是公司选择项目。海外投资者决定来哪个国家投资,要取决于该国对投资环境和政策优惠程度。前几年油价高企,了防止石油公司生暴利,各中亚源国都制定了十分苛刻的税收政策。但是基于目前的全球经济形势,各源国都在修改它的投资政策,以便吸引更多投资者。

石油和天然气是中哈能源合作的核心产业,中石油也是哈克斯坦最重要的外国投者之一。2005年中哈原油管道建成投运以来,建四条中天然气管线蓝图也逐渐铺开。自2009年底第一条管线以来,经过克斯坦境内的ABC三条管线一共向国内送了超1200亿方天然气,未来每年的气能力可达550亿方,占中国口国外天然气量的一半以上,也占到国内天然气使用量的五分之一。

在采访中我们了解到,在天然气管道建程中,途径的中国家有不同的法律基。哈克斯坦在看重中石油的当地经济利益之外,非常看重社会献。解决多少就人口、解决多少税收都是重要的考量准,而于外来劳动力的比例、以及采物品和服的当地含量问题,更是有着较严格的法律法

中亚天然气管道合公司(AGP总经理兼总经凡认为,用双方政府平等占有股份的方式成立联合公司,共同建设和管理是中石油能在当地打开共赢局面的保证。

自从2007年底启线的前期工作开始至今,合公司每年哈国来的就人口都保持在3000-6000人之,在达几十年的管道全生命周期中,每年可以提供永久固定的位超1200-1400个。目前中亚天然气管道合公司的中哈工比例约为19,大量技术类、生产类以及操作位全部由当地工担任。

管线在哈萨克斯坦经过三个州,其中很多地区都是农村,中哈在油气项目中的合作不但缓解了农村人口的就业,也显著地促进了当地的经济发展。以江布例,公司每年向州政府上交的税收,就占全州经济收入的四分之一。

了提高管道的气量,在哈国的天然气管道线路中,沿途有一些气站,经过,天然气能走一千多公里,到达中国的新疆地区。为了争取开采权和使用权,中方管道施工队日夜兼程地在荒无人烟的地段辛工作,所有气站的工程将在明年年底前全部建成。中天然气管线就像一根根通向心的能源命脉,将中哈经济命运更加密地捆在一起。

从物流走廊到“中国制造”的变身大法

中石油公司在哈克斯坦的投和运状况鉴证了未来中国企走出国以属地化的新趋势。而中哈两国经济自身的互性,也未来两国的双边贸易奠定了基。 哈萨克斯坦是一个传统的能源性国家,石油、天然气、矿产开采和加工等产业比较发达,但加工业等下游产业比较薄弱。这个特征与加工业不但能满足国内需求,而且能够大量出口的中国正好相反。2014年李克强总理来哈访问时,双方政府已经达成了产能对接合作,把中国境内的优质产能转移到哈萨克斯坦,鼓励中国企业在当地投资建厂,把中国制造以“当地制造”的方式对接到当地市场。在冶金、能源、物流等领域,目前已经有25个项目正在展开,总金额达到200亿美元。

不少哈萨克斯坦的投资人士都认为,中国在很多领域都具有很大的投资潜力和优势。比如对于需要较大投入的汽车生产线,哈萨克斯坦生产商期待与中国汽车生产商合作,开发一部分车型,但同时进军更大的俄罗斯市场。在铁矿石产业也是如此,中国有很强的院校和专家,知道如何提炼成分不同、甚至含量极底的铁矿石。而哈国虽然铁矿石产量丰富,但是在很多铁矿区,还不具备能力提炼这些矿石。 “中国有技术,有销售和广告方面的经验,还有科研能力。而我们哈国有市场有劳动力,还有税收政策优惠和良好的投资环境,这会是良好的对接模式” 投资署主席兴奋地描述这样的前景。

随着中哈经济全球化程度加,双边贸易的构和品范畴也在悄然化,哈萨克斯坦从中国进口技术、车辆等机电产品的比重越来越大。于附加值较大的高科技品,从哈克斯坦境的路运在逐代替海运,运输时间从25天缩减至10天。通过渝新欧这座欧亚大陆桥运往欧洲的货运量正在逐年提升,中哈跨国口岸的业务量也越来越繁忙。在哈国与新疆霍尔果斯口岸的边界火车站阿尔腾科里火站,每天都至少有一到两班轰鸣的列车,满载着中国货物从这里经过。

 这条建中的“欧走廊”公路和路并行,全程长达8000公里的“从欧洲西部至中国西部”的高速公路建成以后,每年经过哈萨克斯坦境内的货运量将达到每年3000万吨。

哈萨克斯坦还是由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的成员国。201557号,中国主席习近访问俄罗斯时已经达成协议,从经贸合作方面将欧亚经济联盟和丝绸之路经济带进行对接,把中国的巨大产能联通到这个有潜力容纳1.7亿人口的多边贸易市场。中国驻哈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杨修敏相信,如果上海合作组织能够在现有的平台和框架之内,在进行安全合作的同时,进一步加强经济和贸易合作,将会更大的促进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进一步发展。“只有这样,安全合作的共同体才能最终将成为命运的共同体”他说。

 从能源之路到未来之路

带着“深度现代化”国家经济的目标,纳扎尔巴耶夫总统在201410月颁布了针对基建领域的330亿美元大型投资计划“未来之路”(Nourly Jol),并誓言2050年前,哈萨克斯坦要成为世界上经济最发达的30个国家之一。

哈萨克斯坦总统战略研究所的首席经济学家耶夫金尼认为,“未来之路”具有很强的指示性。他解释说,“未来之路”计划将首先建立一些小的区域,让它们成为交通、能源、工业基建等小的集散地,最终把哈国打造成中亚地区的重要枢纽。而这些基建领域亟需吸引外资,这也是哈萨克斯坦最欢迎中国投资者的地方。

基础建设项目背后必定是强大的金融力量的支持。亚投行1000亿美金和丝路基金400亿美金的火力,是哈萨克斯坦成为亚投行创始国之一,也是哈国政府积极将“未来之路”与“丝绸之路”对接的根本动力。

同样是为了带动基建规模扩大,拉动经济的发展  、首都阿斯塔纳还承办了2017年世博会,主题定为寻找新新能源。除了搭建一个信息和技术交流的平台,让世界不同发展程度的国家互相合作,哈萨克政府也大力出台了针对可更新能源和代替能源的鼓励政策,以吸引更多投资,引发商机。把阿斯塔纳打造成一个工业中心、技术交流中心和中亚金融中心。

“这就像是我们决定投资我们的化石燃料,转化为可持续发展的能源,”世博会办公室的一名建筑工程师告诉我们。和很多当地人一样,他期待哈萨克斯坦这个名字,与可再生的绿色能源联系在一起,越来越多地被世界听到。

第一财经 胡艺瀚 哈萨克斯坦报道

 

话题:



0

推荐

胡艺瀚

胡艺瀚

19篇文章 1次访问 7年前更新

一枚财经记者。旅法10余年,对话欧洲政要,专访风云人物 。用画面说故事,在巴黎看世界。

文章